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详细页
堡中有堡 定襄大洪福寺
发布时间:[2018-12-11]   来源于:[]


 定襄北社是个大村、古村。这类高大城堡环绕的村里,有金元古建大洪福寺,本属应有之义。 早在宋金之际,大洪福寺已是古寺,至今绵延千年,主要得益于是历代民间信徒发愿修缮之力。

    定襄东北部宏道镇的北社东村有座洪福寺,为和留(刘)晖村的小洪福寺区别,这里又称为大洪福寺。


   进村后眼前出现一片高大的土墙,站在墙外可以看到院子里古建筑的飞檐,这就是定襄县现存古建大洪福寺。围墙南侧开了个小门洞,内墙上嵌康熙、道光年间两次维修寺院事项的石碣。

  走进小门,里面是个简洁古朴的院落。原有的望佛楼等建筑均已毁,于是看到现在的小院里十分开阔整洁。

    北面居中的大殿面宽五间,进深六椽,单檐悬山顶。正脊覆琉璃瓦。柱头斗拱单跳双下昂六铺作,补间均出45度斜拱。有隐刻,柱头卷杀明显。当心间和次间为木隔扇门窗。门楣上挂毗卢真境匾,道光九年(1829年)村人李航所书。殿前左右立有多块明清时期的重修碑刻。前檐下当心间和次间置格扇门,稍间为直棱窗。

 洪福寺地处五台外围,其香火由来已久。清康熙碑上说“宋宣和、金天会年间,此院已称古院,则其创建之由邈乎远已”。

走进殿内,内部梁架三椽袱后接搭牵,前接乳袱,通檐用四柱。没有采用金元时多见的减柱法。梁架用材规整,为明清时修缮。但前檐铺作应为金元时期。结合碑记记载,大殿为金代古建,明清多次修缮后的样子。


佛坛上正中主尊释迦牟尼,两旁立像弟子迦叶和阿难。两侧是女相的文殊和普贤菩萨,和主尊一起合为“华严三圣”。三圣彩塑身后是高大绚烂的背光。菩萨两侧还有平易近人的胁侍菩萨,外侧是护法。这是非常经典的一佛、二弟子、二菩萨、二胁侍、二力士的9尊彩塑组合。

个人以为这里最有美感的最传神的是胁侍和护法力士像。

菩萨头顶的的檩上是完好的飞天伎乐各9尊,如天上的飞人般飘逸。而佛祖顶部的位置则是悬挂一大舟,好像承载着对佛国圣境的美好憧憬。这组梁架上的杰作在山西也是罕见的。

两侧山墙上是大型的悬塑假山,内有若干小龛,明代所作,现只残存数尊自在菩萨、仙人。

朔州崇福寺弥陀殿为金代彩塑壁画宝库,大洪福寺内的这组佛坛上的彩塑虽有些相似,但显得粗犷,民间气息更浓,大体最初建造不出金元,后代有重装。

     

   东配殿是地藏殿,殿内有明代彩塑。主尊地藏王,左右是十殿阎君,不如正殿灵动。西跺殿后墙上曾被凿开,2012年时有盗贼从这里进入院落。现在两个圆窟窿已被重新封上。大殿后身北侧几米远的土墙正在修缮中。

出门时,正好遇到一波村民来庙里上香。民间的传统还在。


走出土围墙,看到北面有一拱券门洞,上书“世宦里”三字,仍可看出文革期间加上的五角星和反修二字的痕迹。洪福寺只是整个古堡中的一个小堡。

通过残存的瓮城城门进入,看到堡墙中开门,门上石匾上书都御史第,门侧夯墙保存尚好。明朝时出自本村的李楠担任都御史,其子是嘉靖皇帝侄女婿,当时李家的权势在老家应是无与伦比的。建立如城堡一样的防御体系,是李家牵头做的。

洪福寺殿前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李楠所撰《重修洪福寺记》里说:“里东南隅岿然有古洪福寺,据高而临深。嘉靖二十九年(1550年)秋,虏人入寇雁门时,族祖景州守东渠公致仕里居,率里人据其险守保,虏至望之辄引去,自是环寺筑雉堞为堡”。可见这一城堡当时是明中期为防范蒙古侵扰而建。现在的村里居民大多还是李大人的后代。


走在古村里,崭新的现代门户和残垣断壁参差不齐,李家的祠堂院已经基本塌完了,只有门楼孤零零的立着,石匾上的“祠堂”二字好像新的一样。



 《金石证史 三晋碑志中的历史细节》由三晋出版社出版,此书是我20年后重回学术的作品。感谢专业,感谢一直鼓励支持的诸多师友。

      本书定价60,即60元一册包邮快递,欢迎对中国古代史、碑刻研究、民族史有兴趣的师友们微信预订。